爬最高的山,啃最硬的骨頭——四川涼山堅決攻克脫貧攻堅最后堡壘

時間:2020-03-04 10:28:22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成都3月3日電題:爬最高的山,啃最硬的骨頭——四川涼山堅決攻克脫貧攻堅最后堡壘

新華社記者吳光于

北起大渡河,南至金沙江,東鄰四川盆地,西連橫斷山脈。中國的大西南一片6.0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地貌萬千,風光奇絕。這里是中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這片土地孕育了燦爛的彝族文化,也見證過長征中的結盟傳奇,但受制于惡劣的自然環境,貧困一直是它難以擺脫的陰影。

這是2019年12月10日拍攝的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薛玉斌 攝

2015年,中央的脫貧攻堅號角吹響時,涼山州尚有11個深度貧困縣、2072個貧困村。5年來,通過艱苦卓絕的精準扶貧,涼山州已累計實現1772個貧困村退出、80.1萬貧困人口脫貧。2020年,涼山州發起脫貧攻堅戰的最后總攻,將全面完成最后7個貧困縣摘帽、300個貧困村退出、17.8萬名貧困群眾脫貧的任務。

聚焦短板 掃清障礙

“雖然新冠肺炎疫情給脫貧攻堅帶來一定困難和影響,但是防疫和脫貧兩場硬仗我們都不能松懈。從大年初七我們就開始了今年的第一輪督戰。”涼山州委書記林書成告訴記者。

據了解,今年四川將對涼山州7個未摘帽貧困縣和300個未退出貧困村進行掛牌督戰,緊緊圍繞“兩不愁三保障”“責任落實、政策落實、工作落實”“精準識別、精準幫扶、精準退出”的要求展開。

2月4日,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村民播種馬鈴薯。新華社發(阿克鳩射 攝)

作為涼山州掛牌督戰美姑縣的州級領導,林書成2月4日就奔赴該縣侯古莫鄉開展入戶走訪。“涼山目前面臨的脫貧任務還很重,以美姑縣為例,今年要完成83個貧困村退出、3.2萬名貧困群眾脫貧。但是去年的工作已經打好了決定性基礎,我們有信心全面如期完成任務。”他說。

脫貧攻堅的工程項目直接關系脫貧質量和群眾獲得感。2019年,為了著力解決部分項目管理不到位、實施程序不合規、資金沉淀滯留、質量不過關的問題,涼山州開展“明目行動”,督促全州對2016年以來的扶貧領域工程項目進行全面清理,持續深化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

行動開展以來,共清理扶貧領域工程項目24541個、涉及資金531.46億元,立案查處案件983件1038人,黨政紀處分755人,移送司法機關50人。包括涼山州金陽縣委原副書記、縣長李德強在內的10名縣處級干部被嚴肅處理,為脫貧攻堅掃清了障礙。

2月15日,在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村民利用空閑時間清理房前屋后衛生、美化家園。新華社發(阿克鳩射 攝)

強力推進 攻克堡壘

2019年12月31日,布拖縣烏依鄉阿布洛哈村的村民在家門口跳起了彝族達體舞,慶祝懸崖“擺渡車”正式運行。四川最后一個不通公路的行政村從此告別交通閉塞的歷史。

“阿布洛哈”在彝語中意為“人跡罕至的地方”,村莊坐落在金沙江大峽谷深處,過去村民出村需要沿著陡峭的山路步行3個多小時才能走到最近的公路上。

懸崖“擺渡車”直線運距420米,承重1噸,單邊運行一趟僅需20分鐘,還能搭載村民的摩托車、糧食蔬菜等物資。

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多臺施工機械設備等待通過米-26重型直升機吊運至布拖縣阿布洛哈村(2019年12月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開始運營的第一輛擺渡車即將抵達阿布洛哈村,吸引眾多村民圍觀(2019年12月31日攝)。當日,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烏依鄉阿布洛哈村的懸崖擺渡車正式運行,四川最后一個“無公路村”打通了對外通道,改變了閉塞的交通狀況。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在“擺渡車”開通的同時,一條真正的公路也即將建成。由于地質條件復雜,2019年11月30日,阿布洛哈通村公路項目施工方四川路橋集團在國家應急管理部、四川省應急管理廳的協調下,開始租用一架“巨無霸”米-26直升機,從布拖縣城吊運挖掘機、裝載機、潛孔鉆機等設備,這在四川交通史上是頭一遭,一條全長3.8公里達到4級路面的通村路預計將于今年4月完工。

越戰越勇 勝利在望

“去最高的山,走最難的路,啃最硬的骨頭。”這是來自簡陽市紀委監委的干部邱婷對自己立下的軍令狀。自2018年7月在普格縣大坪鄉掛職鄉黨委副書記以來,她在泥水里連滾帶爬過,在冰冷的雨里淋得渾身濕透過,如今她已能像本地干部一樣,蹲在田間地頭吃土豆、喝酸菜湯。

2018年,四川向涼山州派出由5700名優秀干部組成的脫貧攻堅綜合幫扶隊,奔赴扶貧一線。他們中有放棄50萬元年薪工作的法學博士,有大學里的學科帶頭人,有剛剛完婚的小伙子……

90后藏族姑娘楊卓瑪在美姑縣瓦古鄉瓦以村任第一書記,她用流利的彝語和老鄉們交流(2019年12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進 攝

來自甘孜藏族自治州的90后藏族姑娘楊卓瑪,在美姑縣最偏遠的瓦古鄉瓦以村任第一書記,在一年的走村入戶中學會說彝語,老鄉們還給她起了個飽含美好祝愿的彝族名字“阿呷莫”。

喜德縣紅莫鎮特合村第一書記劉驥,母親患糖尿病十多年,婆婆在她駐村后不久被查出腰椎結核。照顧兩位70多歲生病老人的重擔全部壓在丈夫身上。于是,劉驥干脆把媽媽也帶到村里。老人很快和大伙兒打成一片,被稱為“編外幫扶隊員”。

摘掉窮帽子不是終點而是新的起點。

西南醫科大學副教授夏紀毅是一位黃芩專家,在昭覺縣龍溝鄉掛職鄉黨委副書記,一直琢磨著在當地發展黃芩產業,讓群眾脫貧后不返貧。2019年11月,他在古里拉達大峽谷內的3個鄉試種的200畝黃芩豐收了,每畝收入達5000元,他計劃今年將種植面積擴大到1000畝以上。曾經貧瘠的山梁如今成了致富的希望。

“特殊時期,能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用‘辛苦指數’換來群眾的‘幸福指數’,值得!”來自成都市公安局的美姑縣瓦古鄉綜合幫扶隊員彭楊說。他的面前,是濃霧彌漫的柳紅大峽谷。“我相信,只要再咬緊牙關苦干一年,貧困一定會像這些濃霧一樣散去,會看到無限的美景。”(完)

編輯:盧泠氚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大众麻将 35选7 保本型理财产品 麻将房卡代理怎么办理 森林狼炒股群 手机麻将代理商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卡五星麻将必胜口决 美的股票 昆明按摩技术 广东36选7 2019不要押金的麻将群 Playboy黄金 日本女优空姐炮图 古墓丽影 讯赢网球比分 3d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