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生活在真空里 看這些中學生如何參與社會生活

時間:2020-03-02 17:43:30 來源:中國青年報

北京一零一中學生在全國中學生模擬政協大會上介紹自己的模擬提案


很多人覺得這一代00后不太關注社會,就連中學生自己也這么認為。北京某著名初中的初二學生宋雅(化名)隨手做了個調查。她打開自己的朋友圈,按順序翻了同學的10條分享:游戲2條、追劇3條、追星2條、自拍1條、中學生們流行的“點好友”填問卷游戲1條,只有1條與社會生活連接緊密——這名同學用同學們為疫情手寫的鼓勵組成了“九宮格”,然后寫了大大的4個字:中國加油。

這一代中學生真的不關心社會嗎?

在這10條微信中,點贊人數最多的就是這條“中國加油”。宋雅也在其中。

“我們這個年齡的人不是不關注社會。”北京市順義牛欄山第一中學高二年級學生趙玙璠說。

她最近一直在關注著家門口的一條路——懷昌路。因為關注這條路的改造,寒假前她獲得了北京市中小學生科學建議獎。雖然這個寒假因為疫情而延長了,社會生活也被按下了“暫停鍵”,但趙玙璠仍然希望她的建議能夠盡快被采納,“生活還在繼續,這條路關系到周圍幾個村子人的出行方便與安全。”

就在趙玙璠獲得科學建議獎的同時,北京市第八十中學的高一學生李俊豪與其他6名北京的中學生,一起觀摩了今年的北京市政協會議。他們也將自己的模擬提案帶上北京兩會。

吐槽=關注社會?

提到中學生就會提到青春期,而與青春期相伴相隨的是越來越強的自我意識和容易沖動的情緒,這樣的特點決定了中學生很容易對一些現象發表自己的理解和看法,但是又往往只停留在“看不慣”“有意見”這個層面上。

宋雅記得上個學期剛開學時,由于新入學的初一年級人數較多,到食堂吃飯時,很多學生覺得一下子變得擁擠了,而且還因為個別人排隊加塞兒,同學間發生了幾起沖突。吃飯問題一下子成了學校里的大事。

在宋雅的學校,流傳著一個眾所周知的“吐槽專號”。這本來是由高中同學管理的一個普通的微信號,同學們有什么不想當面說的話,就寫出來發給管理員,再由管理員發到微信號上。結果,那段時間同學們對食堂的不滿意太多了,“有時候寫完一項作業再去看手機,一下子多出上百條信息。”宋雅說,但是,這些信息更多的是一種不滿情緒的表達。“看不慣”“禁止初一新生吃飯”“最討厭這些新來的了”等話語不停地刷著屏,很少有人提出可行的解決問題的辦法。

“能發現問題,這對中學生來說是很簡單的。”北京市第八十中學的政治老師于靜說,但是學生要想真正關注社會,就不能僅僅停留在發現問題和吐槽這個層面上。

北京一零一中高一(1)班的楊璐對此有切身的感受。

去年下半年,楊璐通過參加學校的模擬政協活動,和小組同學一起做了一份《在大中城市依托新能源汽車充換電站建立出租車司機休息站》的調研報告。

大多數中學生對出租車司機并不陌生,但是大都停留在打車、約車這個層面上,即使曾經想過相關的問題,更多的是感性認識。當真正開始著手調研時,楊璐和同學走遍大街小巷,一起采訪出租車司機。面對同學們的問題,“操著不同方言的出租車司機們,有的抱怨個不停,有的擺擺手讓我們放棄,有的緘默不言。”楊璐深刻體會到:其實抱怨很簡單,不過就是義憤填膺加上一份無奈。

隨后,楊璐和同學們又去采訪了交通管理部門。她們得知:主管部門也在積極想辦法,只是苦于還沒有找到更加合理的方法。

“那天黃昏,當我逆著光從出租車里出來,橙黃色的暮光淹沒了我時,我才真正意識到,抱怨起不到任何作用。面對社會的痛點拿出建設性意見才有意義。”楊璐說。

從吐槽到建議距離有多遠?

“我終于知道從平時的發現問題、吐槽到真正形成一份有價值的提案之間到底有多遠了。”北京市第八十中學的李俊豪說。這次他觀摩了北京市的兩會,還提交了一份模擬提案。

從一個想法到最終成為一份合格的模擬提案,并不容易。

“一份合格的提案,不僅要具有嚴肅性、適切性、可行性、科學性等特點,更重要的是不僅要提出問題,還要給出建議,而且建議要明確到是針對哪個具體的部門的,不能說空話。同時,整個提案要具有很強的邏輯性,每部分之間、每條之間的關系是非常縝密的,要能經得起推敲。”李俊豪說。

李俊豪記得自己曾經跟隨政協委員一起去視察“12345熱線”(市政府便民電話),“我當時并不知道這樣的參觀視察到底是做什么。”李俊豪說。于是,委員們走到哪兒,他也走到哪兒;委員們看什么,他也看什么。參觀結束后,李俊豪按要求寫一份感受,“我當時覺得沒有什么可寫的,就空洞地把熱線夸獎了一番。”

不久之后,李俊豪又去觀摩了區里的政協常委會。在會上,委員們要對之前的視察“12345熱線”提交一份調研報告。李俊豪才發現:委員們做了一份非常“有內容”的報告,很多觀點背后都有依據。“這之后我有了一個意識,要對自己所說出的每一句話負責。”李俊豪說。

在真實的社會生活中學會辨別和思考

做到言之有物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調查研究。但是,把這件事真正做實了也并不容易。

與李俊豪同在一所學校的劉雨鑫,是一名初二女生。她去年完成了一項調查研究,所撰寫的報告《關于搭建網絡互助平臺實施獨居孤寡老人養老全覆蓋》獲得了北京市中小學生科學建議獎。

對于她來說,完成這份研究最難的一步就是“如何敲開那些老人的家門”。

“暑假里,我手里攥著設計好的問卷,去敲小區里那些老人的家門,但是不少老人根本不開門,有的即使開了門,一聽要做問卷,馬上就會關上。”劉雨鑫說,要進行后續的研究,就要獲取調查數據,就要進行訪談,但是如果無法敲開門,那么后面的所有步驟都無法進行下去。

“孩子們在這個過程中遇到挫折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北京市第八十中學的老師張桐說,孩子接觸社會就像是幼兒跳臺階,小朋友只有自己嘗試過了,才知道什么高度自己跳下去會腿疼。中學生們在接觸社會的過程中遇到挫折,就是在升高臺階,只有自己親自試過了,才能知道每升高一個臺階自己要克服多少困難,也只有真的克服了困難才能繼續登上更高的臺階。

但是,這個過程并不好過。

“在學校,老師如果想批評我們,總要先鋪墊,再鼓勵,然后找好措辭,最后把批評的話說出口,生怕傷了我們的自尊心、自信心。”李俊豪說,但是到了社會上,進入到真實的工作場景中,沒有人保護你的玻璃心,他們會把問題直接指出來。

“不能讓孩子生活在真空里。”北京一零一中政治老師李杰說,中學生們只有在真實的社會生活中學會辨別和思考。

這也正是讓中學生參與社會生活的真正價值所在。這兩年媒體中報道的中學生參與社會生活的案例越來越多,不過也有人認為中學生最重要的任務是在學校里學知識,現在參與社會意義不大:“缺少足夠的知識儲備、沒有一定的生活閱歷,他們能提出什么有價值的建議?”

確實,無論是模擬政協還是提出科學建議,中學生們拿出的報告并不完美,“不過沒關系,其實,中學生們今天走出的這一小步,是在為了他們將來的研究繼續積蓄力量。”張桐老師說。

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第八十中學的化學特級教師吳衛東說,學生們在活動中無論是去旁聽、參觀,還是親自調研,這是他們學習進入成年人社會的開始,這是他們學習做事、做人的過程,在這個真實的過程中,他們才能真正體驗和學習到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與標準的工作方式。(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樊未晨)

編輯:郭夢涵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大众麻将 双色基本球走势 黑龙江6+1中奖规则 原ちとせ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老11选5规则老11选5? 中国体育彩票竞猜足球比分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 广东36选7基本走 广东36选7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重庆百变王牌玩法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 真人打麻将赢钱版平台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 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江苏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