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組合拳”劍指農民工欠薪頑疾

時間:2020-03-02 17:10:21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為社會治理的一大難點,“農民工討薪難”一直備受社會各界關注。在一系列政策推動下,欠薪現象整體得到遏制,但仍未被根治,原因何在?記者采訪了解到,欠薪問題由多個“癥結”交織而成:違法分包、層層轉包、掛靠承包等不規范行為仍長期存在;農民工通過司法途徑討薪存不小難度;各部門落實治理“欠薪難”協同仍待加強……與此同時,墊資太多、工資保證金占款規模較大等造成的資金壓力也成為部分企業拖欠農民工工資的重要原因之一。

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黨中央、國務院歷來高度重視。近年來,一張“農民工工資保障網”逐漸織密織牢。為了助力化解企業資金壓力、農民工討薪難,銀行等金融機構也積極創新,打出組合拳,在解決企業“有錢發”的同時、也鎖定“發給誰”和落實“發到手”,引導金融活水流向農民工這一最需要滋潤的群體。

頑疾——多個癥結交織形成

工資是農民工的保命錢、活命錢、養命錢,是提升農民工群體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重要物質基礎。近年來,我國治理農民工欠薪的政策力度持續加碼:2019年8月,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正式成立;2020年1月7日,我國第一部為保障農民工群體權益制定的專門法規——《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正式公布,從分賬管理、工資專戶、總包代發、農民工實名制、維權告示等關鍵環節來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

在政策推動下,一套完整具體的治理欠薪的制度體系正在逐步構建,欠薪現象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但是問題并未被根治。高壓態勢,“重拳”治理,欠薪為何仍屢禁不止?

記者調研了解到,欠薪問題有其復雜性和頑固性,由項目管理不規范、司法保障不完善、部門聯動不充分等多方面癥結交織而成。

多名勞動監察干部反映,工程建設領域是農民工欠薪高發區,一大原因是一些建設工程項目資金不到位就開工,墊資施工,工程款遲遲難以到位。尤其在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此種情況尤為突出。部分建設施工企業實力不足又急于上項目,一旦出現資金鏈斷裂,將直接導致農民工工資被拖欠。

同時,工程建設領域項目普遍存在層層轉包、違法分包、掛靠承包等違法行為,施工企業“以包代管”、放任不具備用工資格的自然人非法承攬工程的風氣也一直未絕。

在云南省一在建高速公路項目工地擔任邊坡防護施工班組組長的吳長軍介紹,這個項目的農民工多數通過勞務派遣或給私人包工頭干活,絕大多數沒有簽訂勞動合同,有的企業有意逃避責任,導致農民工維權難。更有基層勞動監察干部表示,在工程用工高峰期,有的企業為了趕進度,通過包工頭層層招用工人,導致用工鏈條過長,成倍增加欠薪隱患。

農民工通過司法途徑討薪,也往往面臨執行難問題,一些惡意欠薪企業甚至利用法律程序消耗討薪農民工的時間和精力,讓農民工備受打擊。有的農民工,所有的法律程序走完了,還是拿不到錢。

治理欠薪問題還存在部門協同問題。一些基層干部坦言,各級政府都很重視“根治欠薪”等工作,有的還成立了聯合執法工作機制,但在具體執行過程中,往往存在“大家都有責任,但都沒有管好”的現象。

痛點——“墊不起”成企業待解難題

記者日前在調研中還了解到,部分企業面臨的資金壓力也成為其拖欠農民工工資的重要原因之一。也因為資金壓力,各地推出的設立農民工工資保證金、農民工工資按月發放等用意很好的制度在落實時打了折扣。

以建筑企業為例,墊資成為其面臨的重要資金壓力。據了解,建筑企業應收賬款較多,在工資支付與工程款收取存在一定時間差,這就需要企業不得不先行墊資。多家建筑企業表示,平均墊資在工程總造價的30%以上。

廣東一家建設集團工程項目負責人表示,目前多數項目都是按工程進度的節點付款的。例如基礎完成驗收合格付總價的15%,四層或五層結構完成付至總價的30%,結構封頂付至60%……但是從30%到60%,可能要一年或者大半年才能完成,這期間的建筑材料費用和農民工工資等都需要建筑企業墊資。山西一家建筑集團負責人也對記者坦言,在中秋、春節等一些關鍵時點,一般都要內部籌資或者到社會上去籌資優先為農民工發工資。

建筑企業面臨的另一重要資金壓力則來自于工資保證金占款。為保證農民工工資足額發放,當前我國多地推廣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制度。該制度是對農民工工資發放的兜底保障,但在實際實行過程中,由于工資保證金數額較大、影響企業現金流,反而成為企業的重要資金負擔,對按時發放工資款某種程度上形成阻力。

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建筑工程產值達207586.45億元,按最低的1.5%的比例計算,收取農民工工資保證金高達3113.8億元。

“建筑行業利潤很薄,省級施工單位利潤率僅有工程總造價的1%至2%,各地的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比例最低也有1.5%,意味著項目沒開始就先把利潤墊出去了。”山西一家建筑集團負責人介紹,其公司目前在全國繳納的農民工保證金現金余額高達8000萬元,成為企業沉重的資金負擔。而且工資保證金的占款時間長,往往要項目完工后一兩年才能拿回來,很多小型民營建筑企業墊不起,不得不離場。

不少建筑企業對記者表示“非常想解決廣大農民工的工資問題”,但是其面臨的資金壓力和融資難題讓其“心有余而力不足”。

藥方——銀行“試水”讓錢不再難發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為了助力化解“討薪難”頑疾,不少銀行已經試水推出“一攬子”方案,以“資金融通”為突破口,在解決企業“有錢發”的同時、也鎖定“發給誰”和落實“發到手”。

由于現金繳納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對企業資金占用很大,因此國務院在2016年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清理規范工程建設領域保證金的通知》,要求轉變保證金繳納方式,對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推行銀行保函制度,建筑業企業可以通過銀行保函方式繳納。

農民工工資保函是銀行出具的擔保施工企業按時、足額支付農民工工資的書面承諾。一旦發生施工企業拖欠農民工工資行為,銀行可立即替企業向農民工支付工資。目前,不少銀行已經針對相關企業開辟專門業務通道,為其開立農民工工資保函。

光大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對企業而言,農民工工資保函滿足了國家監管要求,免去了繳存和退還保證金的繁瑣手續,同時也降低了企業財務成本,幫助融資難、難授信的中小民營企業,緩解了流動資金壓力。據介紹,光大貿易金融團隊已經設立“專人專崗”,為企業開辟“綠色通道”辦理該業務。截至2019年末,光大銀行為933戶企業開立該保函金額合計8.1億元。

廣州市建設領域管理應用信息平臺已納入廣州市全部住房建設在建工程項目。根據該平臺數據,2019年1月至10月,八家銀行通過該平臺為82.49萬實名登記農民工發放工資114.8億元。

在解決“有錢發”方面,銀行還積極進行業務創新。如中國建設銀行嘗試以供應鏈融資的思路來化解企業的資金壓力。其自2018年10月推出“民工惠”專項融資,根據項目業主、建筑企業、勞務公司和農民工之間的真實交易關系,提供供應鏈融資,以較低的利率水平將應付工資款提前變現為農民工工資,每個月直接發放到農民工的工資卡中。應付工資款到期后由業主或建筑企業直接支付給銀行。從產品推出至2019年底,建行已投放“民工惠”專項融資款455億元,為超過429萬農民工提供了工資發放服務。

“民工惠”最早在廣東試點,建行廣東省分行行長劉軍表示,“民工惠”既落實了“實名制”“分賬制”等國家政策要求,又有效解決了農民工工資的資金來源和及時精準到賬的需求。

山西一家建筑勞務服務公司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目前勞務公司直接向社會融資成本常常會超過10%,而“民工惠”專項融資款的平均利率在5%左右。“民工惠”不僅解決了農民工工資發放難的問題,同時對勞務公司推動落實建筑用工管理實名制政策,開展治欠保支,拓展融資渠道,規范農民工用工管理都很有幫助。

“民工惠+保函”也將有望成為農民工工資保函推廣的重要契機。建設銀行山西分行負責人表示,采用“民工惠”產品的建筑企業,由于項目、用工數據由銀行實時清晰掌握,由銀行發放農民工工資款,因此出現欠薪可能性較小,銀行同時提供保函服務的可能性大大提高。該負責人說,如果“民工惠+保函”的模式能夠推廣開來,逐步取代工資保證金,則建筑企業的資金壓力將大大減小。

雖然僅憑金融機構一家之力,不可能解決農民工欠薪的全部問題,但可以讓金融活水盡可能流向農民工這一最需要滋潤的群體。

記者在采訪中還了解到,除了著力解決“討薪難”,金融機構對農民工群體的服務涉及多個方面。以郵儲銀行為例,郵儲銀行江蘇淮安市分行自2016年開始與淮安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合作,發行“淮安建工卡”聯名卡,積極提供存款、貸款、結算、工資代發等“一攬子”服務。建設銀行湖南省分行為農民工量身定制了一攬子普惠金融綜合服務方案,如農民工的工資卡免結算手續費、年費、小額賬戶管理費,推出“龍E付”等產品豐富農民工應用場景等。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表示,金融服務要更有溫度,大力發展普惠金融,能夠讓長期被排斥在正規金融體系之外的企業和個人及時獲取價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務。在企業和個人遇到困難的時候幫助渡過難關,從微觀上看有助于其走出流動性困境,從宏觀上看有助于推動實體經濟穩中向好。只有個體金融有活力,實體經濟有后勁,金融機構才能真正防范經營風險并實現高質量發展。(記者 張莫 向家瑩 余蕊)

編輯:郭夢涵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大众麻将 平冢结衣247番号 闲来麻将提现版APP 浙江福彩6+1生肖开奖结果 打麻将赌资多少算赌博 极速赛车玩法 吉林十一选五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玩法说明 体彩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分分十一选五计划 新11选5 上海十一选五任选五 7乐彩*规则 快播西山希作品番号 广东快乐十分下期* 3d定胆王独胆定位 云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