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很烈 你們很美——致敬高溫下的廣安勞動者

時間:2019-08-24 11:28:12 來源:廣安在線

室外溫度 37℃ 姓名:熊先姝 職業:園林工人 采訪時間:8月21日下午4時05分 采訪地點:市民廣場

室內溫度 35℃ 姓名:谷明燕 職業:電焊工人 采訪時間:8月21日上午10:30 采訪地點:前鋒工業園區四川福安龍專用汽車有限公司生產車間

室外溫度 34℃ 姓名:鄧建國 職業:建筑工人 采訪時間:8月20日下午5時許 采訪地點:官盛新區臨港都市產業園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標準廠房二期建設工程工地

不懼“烤”驗筑高樓

連日來的高溫,火辣辣的陽光炙烤著大地。8月20日下午5時許,在官盛新區臨港都市產業園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標準廠房二期建設工程工地上,建筑工人們堅守在各自的崗位上,揮汗如雨忙施工,為城市建設添磚加瓦。

今年48歲的鄧建國是一名泥水工,他正在搬運磚塊,頭上戴的安全帽早已焐濕,汗水順著額頭流了下來。鄧建國告訴記者,泥水工就是平常大家口中的瓦匠,砌磚、抹灰、貼瓷磚、澆混凝土以及粗裝修等,基本上工地上最苦最累的活都在這個崗位。

鄧建國是廣安區方坪鄉東安村人,他早年外出打工、輾轉各地,從事建筑行業已有20余年。常年的室外勞動讓他的皮膚被曬得黝黑,加上長期與建筑材料“打交道”,他的手上布滿了厚厚的老繭。每天凌晨5點多,鄧建國就要起床洗漱,吃完早飯后,便騎著摩托車從村上趕往工地,開始一天的工作。

“為避開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工地施工方調整了作業時間,我們工作是‘歇中間,做兩頭’,早上6點半到11點半,中午可以休息,下午3點開始干活到晚上7點。”鄧建國說,高溫下作業對于他們一線工人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不能因為天氣熱就馬虎了,要嚴格按照公司的要求保質保量施工,交出一份良心工程。看著日漸聳立的高樓,他覺得很自豪,因為這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勞。

焊花為伴保生產

室外工作“烤”驗人,車間內也毫不含糊。8月21日上午10:30,記者在位于前鋒工業園區的四川福安龍專用汽車有限公司生產車間看到,工人們身著長袖厚工作服,正在進行電焊作業。

現年46歲的女工谷明燕在這里從事電焊工作多年。雖然是上午,但室內電焊作業,周圍溫度非常高,她的額頭上布滿了豆大的汗珠。“焊接這項工作非常考驗人的耐心,也是個細致活。”谷明燕說,多年的從業經歷已經讓她慢慢適應了火星的灼熱感。

“我這身衣服厚,如果衣服穿得太薄,電焊澎起的火星很容易燒透衣服,燙傷皮膚。”谷明燕說,作為一名電焊工,最基本的防護就是防止燙傷,所以即使每天頂著高溫工作8個小時,為了防止焊花濺落身上,她也是全副武裝,厚工作服、厚膠皮手套、安全帽、防護面罩一個也不能少。

連續焊接了幾處焊點后,她用手輕抬起安全帽的帽檐,一邊擦去汗水一邊從吊籠一側的背包里拿出水瓶。“我這個水瓶大,裝的水多。”谷明燕說,高溫環境下工作,體內的水分流失不少,在作業的間隙,她總是要多補充幾次水。

電焊工作的苦和累,讓許多女工望而卻步,但谷明燕卻從未放棄。“剛開始對工作環境不太適應,現在已經習慣了,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就要扛起這份責任。”谷明燕說。

忍受炙熱護綠地

8月21日下午4點,蟬鳴陣陣,熱浪滾滾,室外溫度達到了37℃。此時,園林工人熊先姝已經在市民廣場公共綠化帶除草,“修剪枝葉、除草、澆水、病蟲害防治都是我的日常工作。根據植物生長需要,市園林局及時調整了我們的工作時間,高溫天氣下午4點開始上班。”

“我們現在主要的任務是抗旱保苗、避免死苗。”熊先姝告訴記者,她凌晨3點就要到市民廣場給綠化帶的花草樹木澆水。

熊先姝說,對于園林工人來說,在高溫下作業早已習以為常,而被蚊蠅“襲擊”更是他們的家常便飯,因為要長時間在灌木叢中修剪枝葉、除草,即使捂得嚴嚴實實,也不能完全阻擋蚊蟲叮咬,常常幾個小時下來,手腳被咬得滿是包。

當記者問她工作辛不辛苦時,她笑著說:“不辛苦,我從事園林工作7年了,能通過自己的雙手讓城市變得更美好,我很開心。”特別是講到來市民廣場散步的市民對這里優美環境的夸贊時,熊先姝滿臉的驕傲。“這些花草樹木就像我的孩子,我要精心侍弄它們。”

“我每天來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圍著自己負責區域內的綠植觀察一圈,確定無異樣才會開始一天的工作。”熊先姝告訴記者,持續的高溫天氣,有助于苗木生長,但也給各種病菌和害蟲的滋生和繁殖提供了條件,因此,她特別小心,精心守護苗木的“健康”。

烈日下,園林工人的臉和胳膊上滿是汗水,工作服總是濕透又曬干,如此反復。正是他們頂著高溫酷暑奮戰,才讓這座城市越來越美麗。(前鋒記者站 蘭林前 廣安日報全媒體記者 尹姮 賀樊麗 文/圖)

編輯:李娟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大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