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總動員》IP不倒 成功映射成人世界

時間:2019-06-25 18:21:49 來源:新京報

在好萊塢商業法則下,只要還有剩余價值的系列電影,無論在多少年后,都可以拍出續集,以IP之名來謀取票房。這些時隔多年的續作,一方面平復了大家對該系列的思念之情,另一方面卻帶來諸多憂患,觀眾擔心看到一部狗尾續貂之作,破壞了原本的系列品質。但是皮克斯出品的《玩具總動員》系列,卻罕見地連續保持著高口碑。

一直保持著身份認同主題

皮克斯在1995年推出的《玩具總動員》是影史首部全電腦3D技術制作的動畫長片,也是皮克斯出品的第一部動畫長片。隨后在1999年推出續集,這個4年時差顯得還不算太長,但第三部續集卻是11年后的2010年,等待時間有些過長。《玩具總動員》第一部的開拓意義是大于文本意義的,它創造的是一個玩具的世界觀,第二部則是第一部概念的延續。到了第三部,當玩具們在熔爐里手拉著手準備赴死時,整個系列有了一個新的飛躍,仿佛要毀滅的不僅僅是玩具,而是我們身體、心靈的一部分。

又過了9年后,已經被迪士尼收購的皮克斯再度推出《玩具總動員4》,卻難免令人有一點懷疑。因為在第三部的結尾,其實故事已經說得很完整,小男孩安迪終于長大離家,玩具們也有了新的家庭歸屬。而在最新的《玩具總動員4》中,它依然繼承了這個系列最重要的命題——身份認同。

第一部中太空戰警巴斯光年作為一個初來乍到的新玩具,它并不知道自己是一個玩具,一直認為自己真的是一個宇航員。身份認同問題到了第二部轉移到牛仔胡迪身上,它短暫離開家到了新的環境,有了新的身份后忘記了自己的本質。而第三部則是玩具們在離開安迪后,如何尋求新的身份。第四部里,也面對了類似的問題。在進入到女孩邦妮的房間后,胡迪成了被冷落的一個,它一直死死守護著邦妮,像保護欲過度的父母一般,始終不肯面對自己不再被需要的事實。

同時,邦妮通過自己手工勞作,賦予了一把垃圾叉子生命。在叉叉剛剛誕生時,它的思維是混亂的,因為它對自己的認知就是“垃圾”,它需要回到垃圾堆里才能獲得心理平衡。對它而言,明亮的房間,小主人的疼愛,都不重要,因為它沒有把自己當做一個玩具。

這里透露出叉叉有一種極其卑微的邏輯,那便是“人是衡量萬物的尺度”,也就是人的定義和地位在玩具的世界里,猶如上帝書寫的《十誡》。無論一件東西的本質是什么,人賦予它玩具的意義,垃圾也可以成為玩具。而當玩具不被需要,被剝奪了它的意義,它也會變成垃圾。

相對的就是古董店柜子里的蓋比娃娃,它很清楚地認知自己是一個玩具,并且有明確的訴求,但是它把這個訴求的解決方案進行了一個心理層面的外化。它的發聲裝置出現故障,它認為只要能修好自己的故障,就會得到疼愛。但蓋比娃娃忽略了一點,不僅僅是人在選擇玩具,玩具也可以選擇人。

而胡迪作為一個死守家庭的角色,牧羊女寶貝也成為一個它的對立面設定角色。牧羊女寶貝因為小主人不再怕黑,和它的臺燈一起被送走。多年后胡迪再遇到它時,它已經成了一個獨立自主的新牧羊女,甚至有一點超級女英雄的感覺,帶領著被遺棄的玩具們,過著自主的生活。

在第四部《玩具總動員》的最終,胡迪通過叉叉、蓋比娃娃和牧羊女寶貝,清楚認知到了一點,當它不再被選擇,失去了玩具本身的意義時,它也可以做一個自由的玩具,選擇自己的人生。這樣的結局,多少賦予了一點西部片慣用結尾的感覺,英雄解決了都市的問題后,獨自回歸荒野。

一直保持西部片和科幻片的二元對立

從第一部《玩具總動員》開始,就沒有離開兩大好萊塢類型片的博弈。胡迪毫無疑問代表的是西部片,而巴斯光年代表的是科幻片。二者形成了一組二元對立關系,前者是過去,后者是未來。因此兩人總是有一些決斷上的矛盾,一個過于謹慎,另一個則天馬行空。在第四部里,以胡迪為第一主角,再度對西部片進行了一次映射。胡迪從家中再次走向了野外,它的西部是漫長的公路、嘉年華游樂場、古董店,可以說只要有牛仔在的地方,就是西部。

無論是巴斯光年,還是騎機車的瀟灑公爵,相對胡迪和牧羊女寶貝的主心骨地位,都是屬于助攻部分。牛仔和牧羊女這樣的老式角色,依然在現代故事里承載拯救功能,這也是對于往日情懷的一種呼喚。從西部片到科幻片,故事背景從等待開拓的西部發展到了等待探索的太空,不管在什么樣的敘事空間里,這一類角色始終是值得信賴和依靠的。

湯姆·漢克斯作為美國國民度最高的男演員,始終擔任胡迪的配音角色。之于美國觀眾而言,他的形象是最具權威性的,人們信任他,依賴他。而在湯姆·漢克斯之前能有如此國民度的男演員是西部片之神約翰·韋恩,因此由他作為一個牛仔角色的配音,形成了一種好萊塢明星制意義上的傳承關系。

雖然皮克斯已經被迪士尼收購多年,兩家公司的招牌都是動畫電影,但是在技術的融合之外,兩家公司的動畫還是呈現出了不同的創作思維。迪士尼旨在制造童話,換而言之就是一種美國夢的催眠術,讓人沉醉于真善美之中。而皮克斯更擅長解構和重構傳統,他們可以把復雜的情感、高深的知識解構和重構成容易理解、吸收的故事。在這些故事里,不可避免地有遺憾和殘缺,但是這一切很真實,并且非常打動人。

《玩具總動員4》其實并沒有超越上一部,但就像一個是98分,一個是90分,雖然有差距,但同樣是高分的作品。我們最終都會長大,會離開和拋棄那些我們賦予意義的玩具,《玩具總動員》系列像是一種善意的提醒。作為孩童,我們曾經如此的快樂,一個玩具就可以保護我們,給我們安全感。面對成人世界的復雜,我們也應該找到保護自己的“玩具”,陪伴我們戰斗到底。(影評人 耳朵

編輯:胡瑤函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大众麻将